凭栏有风

君不知,凭栏之处,自有清风。

【澜巍】太阳总会升起

澜巍澜巍澜巍,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私设如山,脑子有坑,微虐预警。

时间是原著的沈巍身祭大封前夕

OOC属于我,赵处和沈美人儿是彼此的。

————————————————分割线—————————————————

“云澜,我们做吧。”

沈巍如此要求的时候,赵云澜愣了之后敏锐地问到:“小巍,出什么事了。”

沈巍笑了,抬眼看向他:“先做。”

赵云澜永远拒绝不了沈巍。


男人与男人之间的性爱,进入之时总是免不了疼痛,赵云澜下意识地放缓节奏,“别,”沈巍却抬手勾下他的脖颈,额头相抵,喘息着轻声道,“别停,给我吧。”

接下来的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了起来,律动、轻喘、呻吟在夜色中蔓延开。

体内的敏感被反复地顶蹭,堆叠的快感让他紧紧扣住赵云澜的手,却依旧于事无补,他像只离水的鱼,拼了命地鼓动着胸腔企图得到缓解,而抑制不住的呻吟和眼尾氤氲着的一抹红却让攻势愈加猛烈。

“云澜……云澜……赵云澜……”明明接连如潮水涌来又一波强似一波的快感逼得他难耐地仰起脖子,拼了命地喘息,他却依然固执地一遍遍地喊着赵云澜的名字,连名带姓,一字不落,直至极乐来临。



“沈巍,你告诉,到底怎么了。”高潮的余韵过后,他意料之中的收到了枕边人的追问。

笑了笑,他就着赵云澜搭在他身上的手,侧过身平静地说:“云澜,大封要破了。”

平静得好像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平日里一句闲聊。

赵云澜愣了一刻,急急出声到:“那怎……”而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直直看向沈巍,在他的眼里找到了答案。

“你不……”没等滔天的愤怒与无措的仓惶将他淹没,也没有让他的阻止出口,沈巍便让他陷入了沉睡。

“对,你最懂我的。”他低着眼极其温柔地笑了笑,然后抬起手,伸出指尖,轻轻勾勒着眼前这个人半隐在夜色中的轮廓。一笔,一划。眼中逐渐荡漾起浓浓的笑意——这人的模样他再熟悉不过,这人他也再熟悉不过。

有一次赵云澜出差,而他正好有课走不开,分开了足足半个月,后来回来的时候赵云澜为了能第一时间看到他下了飞机便来了龙城大学,这个大傻子明明困得要死却还来他的班上看他上课,最后看着看着直到下课铃响了也没醒过来,他本想叫醒他,却又突然不忍,只得在他旁边枯坐着,看着这人脸上光影的变幻,一刻的光景也不想错过,直到华灯初上,星月铺洒天幕,那时他的轮廓也如今夜一般无二。

他想起不知是哪一天,那个人从背后抱住他,顶着满嘴的胡渣亲昵地蹭着他的脸颊,略略撒娇地说:“宝贝儿,晚点儿咱俩去撸个串呗。”

当时他笑着把那个蹭得他有点痒的脑袋推开,本想出口的出于对方肠胃考虑的拒绝的话语,在那个大孩子期盼的眼神中,在口中转了几转,变成了一声轻叹,一句妥协。

他想起赵云澜似乎总是喜欢带他去闹腾充满人气的地方,比如那一次的游乐场,他被拉着陪着他疯遍了全部设备,最后他们俗气地在摩天轮上拥吻。

他想起他的爱人其实不善厨艺,却会心血来潮地为他做上一桌子正儿八经的饭菜。

他想起每个早晨他叫醒赵云澜后交换的早安吻。

他想起他备课时赵云澜自后面搂住他在他脸颊上落下的一吻。


太多太多。


他们在一起了这么久,拥有的点滴他却一丝也没有淡忘。

他突然生了怨,为什么他等了千万年的爱人,终究与他无缘。

最终那些怨愤妒恨都通通消失在了眼底——他剩下的时间太短,花费在怨恨上未免太过不值。

“赵云澜,”沈巍轻轻开口,唇角微勾,眼底满是盈盈的情愫,“我曾经看过一本书,里面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

“有人认为……爱是性,”一段话被他说得极慢,似是在慢慢回忆,又像是想把这句话细细嚼碎在口中,“是婚姻,是清晨六点钟的吻,是一堆孩子。”

“也许真是这样,莱斯特小姐。”说着他微微地笑了,满足地,却又有一些东西真真切切地在他的眼中破碎。

他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想平复心中的激荡,然而几次张开口,都是破碎的颤音,他干脆放弃了,用抖得几不成调的声音说完了这段话:“但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我觉得爱……是想要触碰……却又收回手。”

沈巍活了万载,从未如此鲜明地感觉到从骨缝里透出来的撕心裂肺。四肢百肋里传来的激烈又绵延的疼痛,将他的脊梁寸寸压弯,仓皇低下眼睑,想要掩盖眼中难得的脆弱,却逼得一滴泪滚出了眼眶——猝不及防地碎在了床单上,也猝不及防地砸碎了他最后的坚强。他颓然跪倒在床沿,将脸埋入爱人的手中,终于不再掩饰地痛哭出来。

“赵云澜,我真的不想你忘了我。”

“我不想你与别的人共度此生。”

“可是你应该有一个完整的人生。”

“赵云澜,你这个人这么不会照顾自己,我走了请你一定要爱惜自己好不好。”

“天冷了要加衣服,别再总是赤着脚了。”

“饭一定要按时吃,少吃一点泡面,那不好,你要注意营养。”

“衣服别胡乱丢了,皱皱巴巴穿出去总不像那么回事儿。”

……

他胡乱地叮嘱着,毫无逻辑地,他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只知道这是他最后一次和赵云澜说话了,他恨不得把心肝都倒出来,可是他没时间了,大封已经要破了,他们只能到这里了。

“赵云澜,”最后,他只能珍之重之地将握住的手放回被子里,小心地压好被角,吻上他的眉心,“再见了。”

而后起身,一个闭眼间,便恢复了初时的坚定与决绝,仿佛把刚刚那个害怕得音都在颤的沈巍,永远,永远的留在了身后,不曾回头。

那天,不论是早起的人,还是一夜未眠的人,都听到了自天边而来的春雷般的声音,而后被黑夜笼罩了一晚的天空终于破开了一线,丝丝缕缕的光挤了进来,天光骤亮,世界苍茫。

后来,龙城大学依然是那个龙城大学,特调处依然是那个特调处。所有人都好好活着。沈巍?那是谁?

恨三千世界鸦不尽,更漏匆匆天已明,再见无期。


——————————————————一点碎碎念————————————————

何其可悲,人言道:“上言加餐饭,下言长相忆。”而他只能对着毫无知觉的爱人言着加餐饭,求着他亲手毁去的长相忆。

本来最喜欢的一句却因为种种原因删了的话。


我不是魔鬼


长春宫景长如旧,
只道如何执卿手。

请求

六安: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锤基】片语

————————————————————————————脑补大锤和船长飞船上的对话————————————————————————————
“我做了个梦。”
“梦到他和我都还小的时候,那时候可真好,我们还没有踏上漫漫长路。”
“这个梦为什么醒得这么快啊……”

“我的弟弟,他其实……”

“就在那前一分钟,我还在想着∶‘太好了,他回来了,之后的十年,百年,或者是万年,我们总是能在一起的。’,现在呢?什么都看不到了。”

“我们好不容易……可是为什么……”

“中庭人经常说天意茫茫,他们的天指的是神,哈,可是我一个神也觉得天意茫茫啊……”

“我其实恨,这个宇宙,那么多相爱的人都在一起了,可为什么偏偏是我们?”

“我可能状态确实不是那么好,经常看到那些小行星一点绿莹莹的光就觉得像是看到了他,但是又我觉得这样也挺好,起码他在我的身边,虽然只是我的想象。”

“我不知道神的一生能有多长……我只知道我的父亲活了很久很久。其实我想赶紧把这些事做完,然后了无牵挂地和他一起去。现在?还不行。”

“我们之间的那些事情算不得漫长,但我可能一生都会重复说起了……”

【政丹】 逢君笑

这是哪儿?我不知道。我是谁?我也不知道。
“政!” 有人这么喊到,“政!”
寻声看去,一个青年正笑着向我招手。
很奇怪,我明明不知道这是谁,可是看着他笑,心中就有一种奇妙的满足感。
这儿没旁的人,是叫我吗?我叫政?
那他是谁?
一切都是未知,我却还是走了过去。
他似乎很是开心,拉着我缓缓走着,眉眼间是和暖的笑意。
我俩就这么走着,一路无话,却也让人舒心。
这是个好地方,好山好水好风光,真真如仙境,纳四时之景。
“政,”来人开口道,“近来可好?”
好不好?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哪知道好是不好?
“尚可。”
“哈,我近来也不错。”青年也弯着眼笑到,想了想又填了一句,“无事一身轻的感觉还挺好。”
心中突如其来莫名的一阵悔恨,却也开口回到确实不错 ,又问他可有去看甚么好风光。
“有的,”他探手压下一枝花,递到我手上:“从前抽不开身,如今真真是访了不少好地方。”
说着就打开了话匣子,那些千万里外的山河风光在他的口下竟如现眼前。
他说到这些的时候很是开心,我们走了许久,最后停在一间小屋前。
柴扉吱吖推开 他伸手一引,笑得风雅:“寒舍有酒,政可愿一同小酌?”
“你如今住这儿?”
他应了声,拨冗着酒坛子闲闲地道:“此是瀛洲之地,风景独好,便在此住下了,闲散山野亦是妙哉。”
之后甚是快活,我们对坐饮酒谈天,不觉间竟空了酒坛。
我倾了倾酒坛,笑到:“可要再添?”
“不了,”他单手撑额,微微抬眼,轻轻地笑了:“我要走了。”
我愣了愣:“走?去哪儿?”
“时间到了,”他顿了顿,平静地说:“错了,其实是你该走了。”
“我不想走,和你在一块儿让我安心。”我攥住他的衣袂,看着他的眼睛一字字地说。
他的眼中突然多了什么,但我看不透。
“我们会再见的。”他平静的声音里满是铿锵的笃定。
“什么时候?”我穷追不舍。
“不久之后。”而后起身,以送客之礼一揖。
突然想起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还不待询问,周遭便开始飘渺,一切归于空茫。
……

“啊!”我骤然惊起。
“陛下。”婢子惶然跪倒。
我冷静下来,环顾四下,突然笑了起来,肆意地,开怀地:哈,我道我是谁呢,朕是嬴政!朕是皇帝!朕是天下的君!我道他是谁呢,他是姬丹,那个被朕灭了的燕的最后一个太子,死了许久了吧,头颅都送到朕的面前了。
笑过后瞥了一眼匍匐地上不住颤抖的下人们,挑着眉冷笑道:“朕竟如此骇人?”
“不……不不……陛下……天……天颜, 奴婢……不敢瞻仰……”
“呵,伺候朕更衣,上朝。”
“……诺”

天方破晓,百官朝拜,我看着天极的那抹鱼白,突然想起昨夜的梦,漫不经心地问道:“朕欲寻瀛洲仙境,众卿家以为如何啊。”
看着百官面面相觑,我笑了,自答到:“朕以为甚好。”
——我们会再见的。

失踪人士回归_(:з」∠)_
人物属于历史,ooc属于我(๑Ő௰Ő๑)
灵感来自贺新郎 黄景仁(后半阙)
何事催人老?是几处、残山剩水,闲凭闲吊。此是青莲埋骨地,宅近谢家之脁。总一样,文人宿草。只为先生名在上,问青天,有句何能好?打一幅,思君稿。
梦中昨夜逢君笑。把千年、蓬莱清浅,旧游相告。更问后来谁似我,我道:才如君少。有亦是,寒郊瘦岛。语罢看君长揖去,顿身轻、一叶如飞鸟。残梦醒,鸡鸣了。

就想他俩在梦里相见然后就像歌里唱的那样,和你,坐着聊聊天。

【政丹】朕

之前发过的,只是不见了……
人物属于历史,ooc属于我_(:з」∠)_尽情放飞自我,看看就好,轻拍轻拍(๑•́ ₃ •̀๑)————————————————————————————————————————————————

    自始皇统一天下后,“朕”,便成了帝王的专享。
   
    吾名政,如今,已是这万里疆土的王了。
    朕的心上人,姬姓名唤丹,是燕国的太子。
    哦,那是曾经了。如今?没有如今,他死了,头颅还在朕这儿呢。
    姬丹这个人自小就喜欢交结一些所谓带着君子之风的人,那时候的文人雅士总是喜欢张口闭口以“朕”自称。
    他比朕长了几岁,那时朕还小,也不懂什么,只是看着他似乎很喜欢那些自称“朕”的人,于是就学着也在他面前自称“朕”——想讨他喜。
    每每这时,他都会哼笑着敲朕的脑袋说:“蛮子,你可别没了‘朕’的君子之风。”
    他觉得朕当不起这个字,起先朕没懂,后来长大了,懂了的时候,朕早已回到了秦国。
    其实朕是想学学这些子个高洁风骨的,后来发现——狗屁的风骨!朕要是如此行事,早就死在这秦宫里了。
    再见时,朕开心得不得了,但他却不开心。也对,堂堂燕国太子,却像个物件一样抵押在这儿以保家国平安,换作是谁也都会不高兴的吧。只是当时,朕没发现,只顾着自己乐了,拉着他,从天南聊到地北,却也只得他几个囫囵应和,净是心不在焉。于是不甘心地谈及幼时情谊,想着这或许是个好话题,然而……
    朕从不知朕有一张说书人的嘴皮子——能一个人诌个半天,就盼着那人能应和几句。朕向来不是个有耐心的人,就算对着他总是会多上几分的耐心,却也经不住这般的消磨。终于,朕冷然道:“寡人记得旧日里太子丹曾道‘朕’这个字,唯君子可用,不知如今寡人在太子心中可担得上这个字?”字句间尽是山雨欲来之势。
    殿中婢子皆惊惶屏息。唯他,面色都不改,望也不望我,只一口饮尽杯中残酒,而后看着见底的酒樽嗤笑:“秦王可勿要乱用这个字,这可不是什么人都当得起的。”起身请辞,甩袖便走,身后是跪了一地的宫婢。
    朕当时睨着他的背影,狠狠闭眼,忍了忍,终究没是忍住,酒樽砸在他方才坐着的地上,大殿静得诡谲,良久,只听见朕切齿道:“好个燕国!好个姬丹!”却到底没将他如何。
    之后?之后他向朕请辞,归燕,朕驳回了数次,最后,他竟以死相挟,说什么燕国太子虽于秦国为质,但若横死秦国燕国必不会善罢甘休诸如此类的话。
    朕当时坐在桌案后,文书扫了一地,不怒反笑,想着,这人可真真是痴傻得厉害。莫说燕君尚且康健,无需忧虑储君之事,也莫说燕君子嗣不止他姬丹一个。就说如今形势,若今日他姬丹自缢于秦宫,不是秦国要给燕国一个交代,反倒是燕国需要给个交代了,他还真当朕当时是忌惮他的太子身份才时常留三分颜面的。可他却也聪明得不行,用自个儿来挟朕,聪明,朕虽知晓他定不会寻短见,却也见不得他终日于秦宫中寂寂寡欢,可笑的是,这些子个曲折原由,他不知。
    所以还是心软了,荒唐的“乌白首马生角”的荒唐之言后心软了——不愿他怀恨。于是朕做了一件比乌白首还荒唐上几分的事儿——想着法子让他逃出秦宫。
    不知他若是知了此事是我授意的,究竟是赞我一声君子成人之美,还是讽我一句小人之心不可度。
    后来的事朕真的不想再提了,无非是征伐六国,顺便得到了他——虽然只是一个头颅。要说悲痛欲绝吗,到真的没有,只是整个人就这么空了,之后呢,朕的大业依旧进行。
    真的只是一晃眼的时间朕便在坐在大殿中受万民朝拜了。那些士族说朕功德不及三皇五帝的劝谏让朕想起那个已故的燕国太子曾冷笑着道朕当不上“朕”这个字的样子,不知怎的就笑了起来——挺好,寡人如今已是天下之君,该当得起这个字了。
    他们不知道,“朕”这个专称,只是一时兴起罢了。
    若说朕对这个字有什么执念那好像还真的是没有,毕竟,真的,才多大点事儿。
    只是当时定下这个规矩是大概有种小时候偷吃了最后一点不让吃的饴糖的喜悦——你不让我用,我便偏要用,你说我没资格,我便让天下除我以外再无人可用这个字。
    后来,也没什么后来了吧,硬要说的话,大概就是朕有一次重回旧时赵地,忽然想起曾经有个少年在此挑眉哼笑,眼中满是亲昵的戏谑道:“赵政,就你,还是别自称‘朕’吧。”
    ——那时,几年的时间,“朕”这个字已经长进朕的骨子里了,而天下,也只有朕有资格这么自称了。

关于抄袭的事

真的,抄袭已经不想说什么了……

大仙席安:

最近被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刷屏,很烦也很无奈。
这里不谈剧只谈原著。
作为大风的粉丝,因为三生三世系列头一次感到心寒。
首先,我作为一名写手,一位作者,我能深刻感受到自己辛辛苦苦用心写出来的东西被抄袭是什么感觉,那种感觉就和高考作弊的和没作弊的都考上了一所大学一样。
其次,由于在这个圈子里,我深深的感到现在中国的这种抄袭风气过盛,甚至成为一种潮流。
近年抄袭代表:甄嬛传,步步惊心,大汉情缘之云中歌,山海经之赤影传说,女娲传说之灵珠,宫锁连城,花千骨,锦绣未央,活色生香,华胥引,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三生三世枕上书,梦里花落知多少,爵迹,幻城,特工皇妃楚乔传……
其中特工皇妃楚乔传的作者已郑重道歉,但还是要贴出来。
这么多部小说,全都是抄袭。
其中锦绣未央与三生三世系列为个中楚翘。
前者全书294章仅9章未抄袭,共抄袭200多篇文章,包括209本书,多为整章复制。
而三生三世系列,我就不在多说,详情请看下图,但就朝着唐七这个人品,我也不会看。
中国现在的法律和社会环境并没有给知识产权营造一个好的维权空间,举个例子就像郭敬明一样,被告了这么多年不也一样什么事都没有,记忆中近年来成功了的还是于正的宫锁连城抄袭琼瑶梅花烙一案。
(插个题外话,现在回看琼瑶的电视剧,深深的感受到琼瑶阿姨的三观太不正,而她本人也是小三上位,上位成功以前在自己写的小说中对小三各种弄,上位成功后在小说里小三都不是个事。
经典语录请移步一帘幽梦,特别是又见一帘幽梦。)
像我个人认为,这种问题已经上升到三观。
举个真实例子。
在一年前我得知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将要被拍成电视剧的时候,心情非常愤怒,不明白为什么抄袭的作品就能接二连三的被买下版权,当真是世风如下。
我记得,我的表姐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书粉。
碰巧亲戚家请客,我坐在她旁边非常严肃的告诉她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抄袭的事情,她非常开心的笑着说:那又怎么样,抄袭我还是要看,抄袭我也喜欢。
当时就黑人问号脸外加我有一句呵呵已经在嘴边了。
说实在的,我在那一瞬间感到了耻辱,我没想到我一直很喜欢的表姐,一直很正义的表姐竟然会这样回答我。
甚至到了最近,也是在亲戚家吃饭,我记得很清楚,那时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播出后的第三天,她还在说刚刚把小说重看了一遍,还是很好看,特别喜欢。
这是第二次让我深刻感受到不是读了大学素质与三观就会提高。
后来我想明白了,因为她自己不是写手不是作者,所以她无法体会到被抄袭的感觉。
贴吧里有一贴子当中的一句话我印象非常深刻:
祝你高考、工作的时候劳动成果被别人盗取,反正你们也不在乎。
我为我自己感到耻辱,只因为当初不知道这些而看了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一样的剧。
不仅辣眼睛,还闹心。
我母亲最近也在看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我也和她沟通过很多次,起初她还会反驳我:管我什么事啊我就看电视剧怎么了,抄袭就抄袭呗。
我向她解释了为什么我反应如此大之后,她愣住了。
可是这并没有让她停下追剧的脚步,大概也是因为这不是她自己写的的原因吧。
所以为什么这些剧能上头条,就是因为观众都是如此想法。
这种事如果放在欧美国家是要被告到倾家荡产,可是到了中国却反了过来。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剧版播出后,很多剧版演员的粉丝就开始洗白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了,她们说:抄袭的是书,跟剧版无关,不要妄图把剧版拉下水。
可是小说是小说,剧是剧,而剧是买了小说版权的,两者之间脱不了干系。
除非像锦绣未央一样,原著抄袭,电视剧原创。
我没有诋毁演员的意思,也不是一味地阻止大家看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只是借这个时机把这些说出来,只是希望越来越多的人能够意识到版权以及抄袭的问题,抵制抄袭,才会越来越好。
我反正是不可能看这些抄袭的作品,怕自己有一天忘记了自己的道德底线。
如果在抵制抄袭这件事情上有当年抵制日货的景象,可能中国的电视剧会越来越好,小说圈也能放心写文了吧。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人🌸💗

【政丹】锤你胸口梗 2

背景大概是姬丹与赵高打赌,然后愿赌服输梗hhhh
———————————————————————
“阿政。”
“何事?”帝王走来问到。
“……”他抓住嬴政的手腕,略略低头避过他的目光,后牙槽紧咬,面上带着赧意。
“怎的?不记得了吗?”帝王也不急,就带着笑看着自家的爱人,目光一片柔和。
……
又是一阵沉默。
最终还是豁出去了,他猛地抬头,深吸一口气,开口:“大坏蛋!人家要锤你胸口!”
帝王看着强自镇定,面上的红却是怎么也掩不住的爱人,高深莫测地笑了。
“既然如此……”他捧着姬丹的脸,不由分说地深深地吻了上去。
果然他家爱人锤了锤他胸口,于是顺势放开,勾起嘴角:“如你所愿。”

姬丹os:妈的套路,老司机!(ノ=Д=)ノ┻━┻
嬴政os:好样的赵高(ಡωಡ)

你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那就掐死他

脑子是个好东西,希望人人都有(●—●)
每个文手都一样自己的文能让更多人赞美,这无可厚非,但是,摸一摸自己的良心。

叶斐:

我也曾是个段子手,辛辛苦苦写的东西被别人换了个名字当成自己的作品上传转发。
那时的愤懑和绝望无可比拟,尤其是维权时听到转发者说"他抄袭又怎么了,只要我喜欢看就行。他抄袭,我也爱他。"
我无话可说。


所以我无法表达我有多么的厌恶唐七公子。于这个抄袭了其他作家作品还在出版之后给人寄去样刊并出言羞辱的作家,是发自内心的令人作呕。
我知道我的列表里有唐七的深粉,有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深粉,其中的几位也是我相熟的朋友。
我理解你们喜爱一部电视剧一部小说的心情,但我仍然希望你们能去了解唐七抄袭始末,看看这个作家,是一副怎样嘴脸。


抄袭之风愈演愈烈,维权之途漫漫无期。
你自可以将我的话置之不理,接着推崇一部抄袭的作品。
但多少年以后,中国的原创文学将会成为一片荒野。


最后放一段偶然看到的话吧:
“最初他们来抓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他们接着来抓工会会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会员;
他们再来抓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是新教教徒;
他们最后来抓我,可这时已经没有人替我说话了。”


孙黯特仑苏。:



当我谈抄袭,我谈些什么。




我他妈还能谈些什么。




我是一个逻辑思维不太强的文盲,所以我会尽量说得简明扼要,避免给自己装逼的余地。




恰逢某电视剧开播,许多朋友都陷入了这样一种痛苦的境地——身边的人都在吃屎,好心劝他们不要吃,他们不仅骂你多管闲事,还要吧唧嘴。在我之前已有不少有识之士就抄袭这个问题写过文章,谈到了方方面面,展开的角度或尖锐或深刻,我在这里只谈一个点,“屡禁不止”的根源是什么。




三个方面。第一个,有相当一部分的人对他人作品的“原创性”缺乏基本的尊重。




说到这里,我稍微做一下相关话题的延伸,关于“盗用”。顾名思义,盗用就是偷窃的东西拿来自己用,这一点我深有体会,我之前也写过一两个有名的小段子,被无数看名字就尴尬的营销号争相转发,我知道一提起这茬,会有人觉得我就抱着那不值钱的小段子打算吃一辈子了,您还别说,我在那之后再也不屑写小段子,营销号挨个骂挨个举报,隔段时间洗一次粉,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别人的东西”,别人脑子里想到的用自己的双手创作出来的东西,那就是属于他的。别人的东西可以是一篇文章,一幅画,一首歌,一个主意,大脑的产物是无形的,或许不能兑换成金钱,所以就有人觉得这东西没有价值,可以随意搬动和挪用。不把这当回事儿的大有人在,真的太“不客气”了,说一句“因为我喜欢所以我想分享给更多人”就能撇清责任,“我发一下又怎么样?”“我就是想要”“我就是看着喜欢”,这些人是没有所谓的是非观念的,他们的脑子分不出对错,你可以笼统的认为是脑残的一种。




抄袭的人就是这样,不觉得自己这是错的,有一百万个理由证明自己的做法无可厚非,至于他们为什么抄,就要谈到第二个方面,价值观。




我猜我如果上升到大部分人的三观高度,会有人喷我上纲上线,借题发挥,因为人人的三观都不一样,这不是统一编纂在教科书里的习题附有标准答案,谁都没有绝对的资格去评判好与坏。但总有一些东西不是书本知识也不是法律条款,照样在人的内心充当着衡量的秤,它叫“道理”。当一个人不讲道理了,那你跟他说什么鸡毛都没有用处。




人为什么抄袭?因为他们的价值观是“不劳而获”。这四个字似乎挺多见,公共平台上似乎处处都在宣扬这样的价值观,这甚至成为一些人这辈子最想实现的愿望,将其信奉为人生指南。是,谁不想轻轻松松发大财,比起收获结果,经历的过程实在是太艰辛了,搞创作也是,有可能你搞到老都没人鸟你别管是没有才华还是时运不济,所以有些人就坐不住了,反正到处都在宣扬不劳而获,听起来好像没什么错。




这就是错。




你想不付出一点儿努力就得来赞美,财富,名誉,地位,你这是蒙着被子想屁吃。所以你偷了,剽了,你不要脸了,你从根儿就不觉得这件事是耻辱的,这就是价值观的扭曲。




第三个方面,我们来说说抄袭者本身之外的,旁观者。




我所见过的抄袭者,他们都还拥有一定基数的拥护者,或者称为粉丝,喜欢他、追捧他作品(或是本人)的人,但我要叫他们——帮凶。




爱是一种很玄妙的东西。在爱面前,大是大非都不算数了,黑的能说成白的,白的能污蔑成黑的,简直是信口就来的事。因为我爱一个人,那他是个垃圾我也要紧紧抱在怀里,我可以装聋作哑誓死维护他到底。




是不是还觉得挺感人的?贼鸡巴纯真高洁的爱了。




看书的这么想,就算他抄袭我也爱他。追星的也这么想,就算他演抄袭的书改编的电影电视剧我也爱他。外人敢说一句不好,就是嫉妒,就是加害,粉丝就要齐心协力众志成城问候人家祖宗十八代。




观众也好,导演也好,出版商也好。为了爱也好,为了钱也好,死不讲理也好。你们都该捆一块儿破席卷了填河。




因为有你们这群圣母的纵容和包庇,抄袭者才有恃无恐;因为有你们这群颠倒是非黑白的臭傻逼,抄袭者才能一次又一次洗白圈钱卷土重来,思想教育没有做好需要教育者、受教育者和全社会的反思,至于那些个觉得爱能拯救世界装傻充愣明知故犯的,既然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那就把他掐死在梦里吧。




我大概谈论了一些很难付诸实践并且能够起到效果的事。在此也不诅咒谁怨恨谁了,没什么意思,他们就是错了也觉得自己对。




只有真诚的祝愿世界上傻逼少一些,心和脑子都进化得完全一些,最好能发明一种较为完善的测试系统,能从多方面鉴定那些隐藏在人群中的智障,一旦锁定了目标,不管他们是在上班还是上床,都能把他们就地枪决。






【政丹】锤你胸口梗

“丹。”
“嗯?”
“过来坐。”拍拍腿示意。
“……何事?”想想还是要脸地跪坐到了身侧。
“你居然不坐朕腿上!QAQ!嘤嘤嘤人家超想哭的!大坏蛋!打死你!人家用小拳拳捶你胸口!”
(#゚Д゚)姬丹内心os:喂,妖妖灵吗?这可能是个假始皇……
然而还是扯出了个优雅镇定的微笑:“丹不曾想,民间的小玩小闹,陛下也会感兴趣,不过,头一次见陛下如此,还挺有趣。”
“丹原来喜欢这种啊!”微妙地笑……
“……”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但又说不上来,于是还是保持微笑的丹。
“朕知道了。”依旧微妙笑……
姬丹内心os:(ノ=Д=)ノ┻━┻妈的你知道了什么呀!笑笑笑,笑个鬼啊,你这样我很慌啊!
于是当天晚上,祖龙他用这种“嘤嘤嘤,你居然叫我停下,大坏蛋!”的画风,把哭着说不要的蛋煎了一遍又一遍~( ̄▽ ̄~)~
翌日晨
“心肝儿宝贝儿,我错了~”
“滚!”

————————————————————————————————————————————————————————————————————

hhhh这是一只深井冰的屏风2333毁天灭地地笑
劳资终于发了一回纯糖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